• <button id="xgi9n"><object id="xgi9n"><menuitem id="xgi9n"></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th id="xgi9n"><pre id="xgi9n"></pre></th>

    
    

    打品牌、改品種、提品質——“甜蜜產業”助力湖南懷化鄉村振興

    發布時間:2019-08-24     閱讀:

    假如要在湖南全省選一個最“甜”市州,那一定是懷化。這里盛產的水果不僅一年四季不斷檔地為人們提供新鮮美味,還助力鄉村振興,讓老百姓過上了甜蜜生活。

    “懷化地處武陵山脈和雪峰山脈之間,光照充足、氣候溫和、土壤肥沃,特別適合種植各種水果。”懷化市水果行業協會秘書長鄧湘君介紹,全市有桃類、葡萄類、獼猴桃類、柑橘類等4大類,如果加上其他種類再細分的話,有120多個品種,年產量90多萬噸,占全省1/3。

    這些豐富的水果資源曾一度“養在深閨人未識”,如今,通過打品牌、改品種、提品質,果農們終于找到了打開致富之門的鑰匙。

    “2014年前,全縣沒有一顆楊梅通過互聯網賣出去,現在全縣楊梅產值已達到7億元,光是每年發往外地的楊梅快遞,數量就超過70萬件。”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楊梅促銷辦主任戈孝清說。從2014年開始,縣里每年舉辦楊梅節、邀請各地客商前來考察洽談,而且還在社交媒體上以直播的方式進行宣傳。打響了品牌,曾經爛在地里也賣不出去的楊梅,成功找到了銷路。

    “酒香也怕巷子深”。近年來,通過投放廣告,加上獲得了“中國冰糖橙之都”、國家地理標志產品等稱號,麻陽苗族自治縣的冰糖橙和黃桃有了知名度,縣里再也不用年年求助媒體幫忙解決水果滯銷難題。“以前只能在縣城馬路邊賣、自家屋門口賣?,F在全國各地都有訂單!”在麻陽楠木橋村,44歲的楊生正熟練地操作手機和顧客溝通,說話間,自家的黃桃就賣出了50斤。

    而說到改品種,就不得不提通道侗族自治縣的“黑老虎”。“我們叫它第三代水果。第一代是常見的天然水果,第二代是通過嫁接雜交等技術培育出來的水果,第三代則由野生馴化而來。”鄧湘君告訴記者,“黑老虎”以前主要用來做藥,現在不僅被當作水果來消費,而且每斤價格高達六七十元。2018年,通道全縣種植的“黑老虎”面積達到2.5萬余畝,每年為當地果農帶來5000萬元收益。

    為了解決品種單一的問題,我們在村里開設了培訓課程。”楠木橋村支書譚澤勇說,除了冰糖橙和黃桃,村里幾年前開始種植藍莓、李子、柚子、草莓等十多種不同時節水果,保證游客任何時候來,都可摘可吃可買。楊生告訴記者,去年有10多個游客晚上8點還開車來到村里,她和丈夫打著手電筒陪他們在不同果園里鉆來鉆去2個小時,采了幾十斤鮮果。

    位于大山深處的芷江侗族自治縣大樹坳村,則通過“控產提質”擺脫了“豐產不豐收”的尷尬。“以前我們這里的高山刺葡萄,價格最好時也不過每斤1元,還得求著人來收。”村主任胡祖國說,現在每斤2.5元,大家反倒搶著買。

    胡祖國告訴記者,過去畝產8000多斤時,單串兒重量不到3兩,長得稀稀拉拉很不好看。為此,大樹坳村不僅到外地學習先進經驗,引入“無雨栽培”模式,還從湖南農業大學請來專家為村民現場教學?,F在畝產控制在5000斤左右,單串兒重量增加到5兩,外觀飽滿圓潤,含糖度也提高了4個百分點。這一減一提,畝均純利潤至少增加了800元。

    “2016年的時候,全村700戶里有153家都是貧困戶,到今年只剩9戶了。”胡祖國相信,就像高山刺葡萄越種越甜一樣,大樹坳村村民的生活也會越過越甜。


  • <button id="xgi9n"><object id="xgi9n"><menuitem id="xgi9n"></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th id="xgi9n"><pre id="xgi9n"></pr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