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xgi9n"><object id="xgi9n"><menuitem id="xgi9n"></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th id="xgi9n"><pre id="xgi9n"></pre></th>

    
    

    【地標富農】山東樂陵:金絲小棗做出“大貢獻”

    發布時間:2019-01-30     閱讀:

            每年小棗成熟時節,紅棗經紀人盧洪幫都要跑回故鄉。在這里,他會收獲與家人竹竿打棗的快樂;在這里,他會前往國內唯一的紅棗產業博覽會尋覓商機。

    盧洪幫的車票,目的地定位在北緯37度的德州樂陵。在這個緯度上下,中國幾大紅棗地標千年來共存相生,除卻樂陵金絲小棗,還有沾化冬棗、陜北狗頭棗以及十年來席卷各地的新疆和田大棗等。

    從棗市王者到多年連跌,再到止跌趨穩,10萬樂陵棗農傾情種植的金絲小棗,近些年在價格曲線圖背后發生著產業嬗變。當樂陵棗產品依靠技術創新實現了“論克賣、論瓶賣”,當文化和旅游融入了“棗核”,樂陵棗業以區域品牌為核心的軟實力和以深加工為標簽的硬實力不斷提升,更得以實現農業領域新舊動能轉換。

    “早市”撞上“棗市”

    在盧洪幫的記憶里,上世紀90年代,他和同鄉都是在家坐等經銷商上門收購。其所在的樂陵朱集鎮王雙志村,620余人擁有930多畝優質棗林,遠看成海近觀如山。而樂陵的棗林面積則有30萬畝,干棗產量達到1.2億公斤。

    在村支書宋洪泉眼中,列數質地最為優良的金絲小棗生產基地,王雙志村肯定名列其中,該鎮也把小棗博物館建在了該村村頭。宋洪泉用“晴天不起土、雨天粘掉鞋”的形象說法,向筆者形容本地獨有的粘土特性,這也是金絲小棗“活維生素丸”、“百棗之王”的緣起所在。

    盧洪幫稱,在過去的那個年代,上等的金絲小棗(干棗)賣價能到每公斤10元以上,一般等級的也在每公斤6元上下。“20年前的小棗售價是非常高的。”樂陵棗農,可以說早早占據了市場,小棗不愁銷的行情,也讓德州啟動了“紅棗工程”。

    據中國林業年鑒記載,1995年德州提出建設“紅棗工程”,十年內形成全國最大的紅棗生產、加工、創匯基地,達到棗樹5000萬株,年產干棗5億公斤。

    不過數千公里外新疆紅棗的迅猛崛起,讓整個市場的供求關系在短短幾年間發生扭轉。有關數據統計,自2002年到2011年10年期間,新疆紅棗栽培面積增長了510.75萬畝,增幅達24.8倍。很快,個頭大、甜度高、色度好的新疆大棗將供求關系重新洗牌,全國各地的知名紅棗銷售“卡殼”事件屢現報端,樂陵金絲小棗亦不例外。

    棗業市場上的龍頭企業,去年營收超過20億元的上市企業好想你棗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年報中直陳:市場供過于求。

    宋洪泉說,在受影響最大的2011年至2013年,樂陵金絲小棗的價格只有每公斤4元左右,品相略差的只有每公斤3.2元左右。樂陵10萬棗農,感受到了陣陣市場“寒意”。

    挖出棗農“護城河”

    舌尖上的“戰爭”,讓樂陵不少棗農心態一度發生了變化。一方面市場行情擺在面前,金絲小棗頹勢明顯;另一方面外出務工的收入持續走高。樂陵的棗林種植面積出現縮小跡象,樂陵市委、市政府敏銳注意到這一市場變化。

    彼時樂陵紅棗產業的產值為10億元,而2011年當地生產總值達到160億元,在五金、食品等當地支柱產業面前,棗業似乎“無關痛癢”,但當地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卻有不一樣的理解。

    樂陵市委書記樊廷雷說:“小棗產業背后是10萬棗農的生計,我們必須從穩農、保農、促農的角度看待這一產業。小棗是大自然恩賜的禮物,3000年的規模種植史是稀缺性的資源,必須從對歷史負責的角度保護好、開發好樂陵棗業。”

    身為農學學士的樂陵市委副書記、市長王大山說:“棗業不僅要穩定還要繼續發展,這需要我們整合各方資源,以棗業振興發展樂陵經濟。如林業部門專門注冊了金絲小棗商標,免費提供給當地企業使用,目的就是利于形成集群效應。”

    樂陵市林業局、主產區各鄉鎮的工作人員,走入一家家農戶做工作,讓老鄉不要棄棗砍樹。樂陵市林業局局長王三峰說,500年以上的棗樹,當地統一GPS定位,統一建檔立冊掛牌保護,并按樹齡給農戶發放每年60元至100元不等的長壽養老金。同時,每棵棗樹棗農可拿到每年15元的補貼。

    30萬畝、2000萬株的棗林穩定下來,樂陵開始在外銷上動腦子、想辦法,自2012年起將舉辦了24屆的小棗文化節轉型為紅棗暨果品產業博覽會,邀請全國各地的紅棗加工企業到樂陵“練攤”。

    樂陵市節會辦副主任張天軍表示,對于紅棗產業來說,樂陵棗博會目前仍是國內唯一的紅棗產業專業博覽會,以2017棗博會為例,約有5000名經紀人前來,普通觀眾更是超過10萬人次。

    自2015年起,當地還重點邀約全國的紅棗主產區政府、企業負責人齊聚棗博會。張天軍說:“一方面,大家討論紅棗種植、加工等技術問題,另一方面就是圍繞棗農豐產不豐收的問題,各方建言獻策碰撞火花。在2017棗博會,全國六個省區的20多個縣級政府負責人前來,達成一系列共識。棗博會的舉辦,這幾年對于棗價穩定起到了一定作用。”

    創新拉長“金絲”

    樊廷雷說,行政舉措引導的是方向,要想真正解決棗業的市場問題還得回歸市場。“金絲小棗有一個特點,就是掰開后能看到縷縷金絲,我們要做的就是努力引導樂陵當地的棗農采用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經營模式創新,拉長小棗的‘金絲’,借用深加工的方式,延伸紅棗產業鏈條,提升農產品附加值。”

    樂陵如今已集聚規模以上紅棗深加工企業22家,尤以近幾年發展較快。以山東百棗綱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為例,公司副總經理石守華說:“2013年公司營收只有幾千萬,到2016年已經達到2億元營收,利潤2000余萬元。”

    該公司副總經理劉玉勝介紹,公司現在技術研發投入占到營收10%左右,遠超普通加工企業投入占比。“獲得的回報也是明顯的,目前擁有20多項專利,有4個企業標準目前被推薦為行業標準,營收和利潤增長都非???。”該公司新近研發的棗酵素,每瓶750毫升的終端銷售價高達1800元,市場反應良好,空間較大。

    據悉,樂陵目前有深加工企業400多家,擁有匯源、德潤、燕陵生物等60多個產品品牌。有當地企業從棗皮中提煉的棗紅素每噸18萬元,棗核可以做成活性炭,此外棗酒、棗汁、棗茶等應有盡有,將初級農產品的按斤賣變成了深加工后的“論克賣、論瓶賣”。樂陵發布的數字表明,該市的30萬畝棗林產值已經突破20億元。

    最近幾年,當地傳統的經營模式也在悄變,王三峰說,目前土地流轉的棗林已經達到了4萬畝,更利于實現規?;图s化,減少人力、物料的成本支出。

    在商業模式上,當地改變了農戶-經紀人-商戶的單一鏈條模式,推行農戶-商戶、農戶-消費者的復合鏈條模式,借用的即是電商資源。目前,當地注冊的小棗商鋪達到600家,年銷售額3000萬公斤。

    對于宋洪泉、盧洪幫而言,他們具體感受到的,是近三年來金絲小棗的賣價開始止跌回穩。盧洪幫說:“一般等級的金絲小棗價格穩定在每公斤6元左右,好的棗價格已達到每公斤20元左右。”

    文旅融進品牌“棗核”

    產業可以實現資本復制,但歷史和文化卻是獨有。

    “六月鮮荷連水碧,千家小棗射紅云”,這是清代詩人吳泰龐的詩句。在2017棗博會上,一套邀請國內多位詩人所著的精美詩集《上蒼的藝術》,遞交到與會嘉賓和觀眾手中。“通過辦節會,我們體會到將一個產業賦予文化內涵,能夠增強其生命力,膨脹其規模。發掘棗文化,是做大做強小棗產業的有效途徑。”樊廷雷說。

    目前,樂陵成立了金絲小棗文化研究會,聘請一批專家學者擔任棗文化的開發顧問。他們還搜集整理了100多個典故和故事,拍攝了10多部影視片。

    以文會友、以旅結緣,樂陵旅游挖掘3000年歷史積淀的豐厚棗文化,把成片棗園景觀和紅色旅游聯合開發,規劃建設了以棗林游覽區為中心的生態游、以棗鄉紅運主題公園為中心的紅色文化游等旅游品牌。據悉,今年樂陵接待游客60多萬次,實現旅游收入9000萬元。王大山說:“下一步我們將努力弘揚棗文化,主打金絲小棗牌,把樂陵建成名副其實的中國紅棗暨生態健康食品交易基地。”

  • <button id="xgi9n"><object id="xgi9n"><menuitem id="xgi9n"></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th id="xgi9n"><pre id="xgi9n"></pr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