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xgi9n"><object id="xgi9n"><menuitem id="xgi9n"></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th id="xgi9n"><pre id="xgi9n"></pre></th>

    
    

    116件地理標志商標助14萬人一年脫貧

    發布時間:2019-01-30     閱讀:

          

     南船北馬,淮水安瀾。

      這里曾是“運河之都”,這里曾是“天下糧倉”,這里曾是革命老區。如今,在這串長長的歷史名片后面,或許可以再添上一項——“地理標志名城”。

      這,便是江蘇淮安,一座成功運用地理標志商標、一年幫助14.1萬低收入人口實現脫貧的標桿城市。而其116件地理標志商標總數,更是位居全國設區市第一。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時,淮安的地理標志還只有區區6件。

      短短幾年間,何以發生如此巨變?這一連串的數字背后,又發生了什么?2017年8月,國家工商總局在淮安召開全國工商和市場監管部門地理標志商標精準扶貧經驗交流會,專門總結推廣“淮安經驗”。

      那么,“淮安經驗”的精髓是什么?其對目前正處在脫貧攻堅階段的其他地區來說,又有著哪些借鑒和啟示意義?近日,《法制日報》記者來到這座擁有2200多年歷史的蘇北名城,通過調查采訪淮安市最早注冊的地理標志商標之一的“盱眙龍蝦”,來探尋其在精準扶貧道路上闖出的一條成功路徑。

      “蝦稻共生”一年脫貧

      一年就摘掉了貧困帽子。這是發生在淮安市盱眙縣官灘鎮洪湖村低收入農戶陳廣軍身上的真實故事。

      故事并不復雜——陳廣軍的家屬身有殘疾、孩子讀書,僅靠7畝糧田維持生活。他想嘗試“蝦稻共生”養小龍蝦,卻無奈7畝地分散在4處,無法滿足“蝦稻共生”綜合種養模式的要求。怎么辦?

      這是群眾最需要政府的時候。在了解到情況后,洪湖村支部主動出面協調,將四塊田合為一塊,同時村里還為他擔保小額貸款5萬元,鼓勵他承包水位田26畝,規?;瘜嵤?ldquo;蝦稻共生”。就這樣,僅1年就幫助他實現脫貧。

      事實上,這樣的故事在盱眙還有很多。比如,66歲的魏國禮是興隆鄉雙河村出了名的貧困戶,家屬常年生病,魏國禮承包的土地流轉后,被安排到祥龍蝦稻共生養殖基地,現在依靠在養殖基地打工,年收入近3萬元左右,家庭生活條件得到很大改善。

      在維橋鄉永華村經營家庭農場的胡風義,從前是在城里做餐飲,幾年前發現餐館里的小龍蝦供不應求,便返鄉創業。目前,他的農場主要經營“蝦稻共養”,每畝毛利潤達到4000元左右。在胡風義的家庭農場中,長期雇傭了三名工人,其中兩人是貧困戶,在農場中打工年收入能達到三四萬元,還包吃住。

      統計顯示,2016年以來,盱眙縣通過采取村集體反租倒包、提供小額貸款等方式,扶持低收農戶種植“蝦稻共生”,全縣共落實幫扶資金1.1億元,實施幫扶項目172個,帶動全縣農村低收入人口脫貧3.13萬人。

      3萬多人的背后,是3萬多個劇情相似的扶貧故事,而依托地理標志品牌發展龍蝦養殖業,已成為一條具有盱眙特色的精準扶貧新路徑。

      品牌興農“地標”先行

      總結“盱眙龍蝦”的扶貧故事,可以清晰地折射出淮安人對“精準扶貧”四個字的領悟。

      2012年年底,習近平在河北省阜平縣考察扶貧開發工作時指出:“推進扶貧開發、推動經濟社會發展,首先要有一個好思路、好路子。要堅持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理清思路、完善規劃、找準突破口。”

      《法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好思路、好路子、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完善規劃、找準突破口……這些關鍵詞也正是構成“淮安經驗”的要素。

      淮安市政府副秘書長彭少卿告訴記者,地處蘇北地區的淮安市低收入人口比重較大,找準扶貧工作“破冰”的突破口至關重要。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2001年修訂后的商標法,增設了地理標志方面的規定?;窗踩嗣翡J地意識到,一定要立足淮安市的自然稟賦,充分運用地理標志商標,牢牢抓住推動品牌興農這個切入點。

      此后不久,2002年,淮安市盱眙縣便申請了“盱眙龍蝦”的注冊商標,2003年盱眙活體龍蝦被農業部綠色食品發展中心認證為“綠色食品”,2004年盱眙龍蝦獲批全國第一例動物類原產地證明商標,同年12月,國家工商總局認定并授予“盱眙龍蝦”為盱眙縣地理標志商標。

      事實上,這也是淮安市最早注冊的地理標志商標之一。

      借力“地標”做大產業

      “一個地方必須有產業,有勞動力,內外結合才能發展。”由單純“輸血”到既“輸血”又“造血”,是習近平扶貧思路的重要內涵。

      注冊地理標志不是目的,如何借力扶持出一個能帶動地方經濟發展、興農富農的產業才是關鍵。

      以盱眙為例,淮安市工商局局長蔡莉介紹說,當地水資源豐富,有洪澤湖、陡湖、天泉湖、貓耳湖、天鵝湖、八仙湖等河湖水域和125座中小型水庫,水質清澈無污染,有100多種藻類水草,水體含有大量微生物,是龍蝦生長的“理想家園”。

      近年來,為推動龍蝦產業規范化發展,盱眙縣推動“盱眙龍蝦”獲得國家地理標志產品保護,促進產業模式由最初的“捕撈+餐飲”提升為“地理標志+龍蝦養殖+相關產業”的發展模式,形成“盱眙龍蝦”特色經濟。為助推產業標準化發展,當地政府則專門制定了《地理標志產品盱眙龍蝦》《盱眙龍蝦無公害池塘高效生產養殖技術規范》等一系列標準,同時督促龍蝦協會實行統一的管理模式。

      2016年以來,盱眙縣更是緊扣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結合“盱眙龍蝦”地理標志,在江蘇省率先創新發展“蝦稻共生”種養新模式,大力推廣“龍蝦+”綜合種養,包括“龍蝦+水稻”“龍蝦+藕”“龍蝦+芡實”等模式,新發展蝦稻共生面積13.5萬畝,平均每畝產龍蝦100公斤、稻谷500公斤,較常規“一麥一稻”凈收入增加2500元以上。

      此外,盱眙縣還成立了盱眙龍蝦創業學院,讓地方特色品牌服務于老百姓脫貧、就業、創業,開設了龍蝦養殖、烹飪制作等專業。自2015年以來,每年均有2000多貧困家庭人口經免費培訓后走上龍蝦產業經營和創業之路。

      實踐證明,稻田綜合種養新模式是實現農業增效、農民增收的又一利器,不僅既能保障“糧袋子”,更能富裕農民的“錢袋子”。

      統計顯示,2017年盱眙龍蝦產業年直接收入超過7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收入50億元。全縣有10萬余人通過從事龍蝦養殖、販運、烹飪等相繼走上脫貧致富的道路。平均每8個盱眙人中,就有1人從事龍蝦產業,當地農民收益的五分之一來自龍蝦。

      不僅于此,如今這只小蝦子作為淮安最著名的地理標志品牌,還遠銷到歐、美、日、韓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目前,其品牌價值高達169.91億元,雄踞全國淡水產品品牌價值榜榜首。

      協會工商打假維權

      如今,通過17年的打造,“盱眙龍蝦”品牌價值、產業規模雙超百億,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富民第一產業。不過,知名度高的地理標志商標,往往也難免受到侵權假冒的困擾。

      據江蘇盱眙龍蝦協會秘書長張云飛介紹,在“盱眙龍蝦”打響名號的同時,傍名牌、搭便車等現象也接踵而至,不少未獲授權的店鋪肆意使用注冊商標,給協會和“正版”銷售店家帶來了很大影響。

      據了解,目前對于盱眙龍蝦品牌的侵權類型主要為: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導致混淆。

      張云飛說,2004年,盱眙龍蝦協會取得了“盱眙龍蝦”注冊商標專用權。根據協會相關規定,使用“盱眙龍蝦”商標的商家每年都要向協會遞交年審,年審通過者可合法使用商標,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使用。

      對那些擅自使用“盱眙龍蝦”品牌,經營盱眙龍蝦商品,侵犯協會合法權益的不法商家,協會則是采用法律途徑解決有關問題,而淮安市、縣工商部門則是與盱眙龍蝦協會一起,赴浙江、上海等地開展執法保護行動,維護商標注冊人的合法權益。

      截至目前,盱眙龍蝦協會已在南通、無錫、蘇州、南京等地與多家律所合作,設立維權點,對盱眙龍蝦品牌進行維護。據統計,2016年度共計取證183家,公證102家,起訴78家,判決28家,有效維護了盱眙龍蝦市場的秩序。

      2017年8月,國家工商總局在總結“淮安經驗”時,曾提到五個方面:政府扶持、工商主動、品牌塑造、產業運作、打假維權。

      而在“盱眙龍蝦”的身上,這些經驗都得到了完美展現。

     

  • <button id="xgi9n"><object id="xgi9n"><menuitem id="xgi9n"></menuitem></object></butto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span id="xgi9n"><pre id="xgi9n"></pre></span>

    <th id="xgi9n"><pre id="xgi9n"></pre></th>